澳门巴黎人官方网站

宇宙奇闻奇图网

字体:标准

  2797万残疾人获得了基本康复服务

  问:我国残疾人康复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效?

  答:《条例》所指残疾人康复是在残疾发生后综合运用医学、教育、职业、社会、心理和辅助器具等措施,帮助残疾人恢复或者补偿功能,减轻功能障碍,增强生活自理和社会参与能力。

  自1988年起,残疾人康复工作开始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连续制定实施了5个残疾人事业五年发展规划和配套康复工作实施方案。截至2015年底,我国已为2797万残疾人提供基本康复服务。

  不过,我国残疾人康复也面临诸多挑战:

  ——残疾人康复工作机制有待完善,尚未充分纳入相关部门工作职责和基本公共服务,特别是尚未纳入医疗卫生工作大局;

  ——残疾人保障制度还不健全,缺乏有针对性的兜底保障政策;

  ——康复专业人才队伍总体数量不足、质量不高、职业发展环境不理想;

  ——康复机构规范建设水平差,缺乏有效监管;

  ——康复科技创新能力不足,社会力量办康复的潜力尚未得到充分发挥。

  这些问题造成我国残疾人康复服务总体能力较弱,康复服务水平不高。

  大力规范、扶持残疾人康复事业

  问:推进残疾人康复工作今后有何举措?

  答:《条例》首先明确了政府在残疾人康复工作中的职责,就是要加强对残疾人康复工作的领导,合理配置残疾人康复资源。

  其次,《条例》对康复服务行为进行规范:一是明确残疾人康复服务的基本要求。二是明确康复机构的法定条件,为事后监管提供依据。三是明确康复工作人员的法定要求,对专业性强的康复岗位从业人员,《条例》还与现行有关法律规定的资格管理制度作了衔接。

  《条例》还强调加大对残疾人康复服务的保障和对相关事业的扶持力度:一是在医疗保障上,各级政府应当将残疾人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范围,对困难残疾人给予补贴和救助。二是在特殊残疾群体的保障措施上,国家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完善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通过实施重点康复项目为城乡贫困残疾人、重度残疾人提供基本康复服务。三是在资金保障、物资支持上,工伤保险基金、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用于残疾人康复。四是在人才保障上,国家加强残疾预防和残疾人康复专业人才的培养。

  中新网2月27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等组成的小组开发出一项新技术,用激光照射核电站的乏燃料,使其中含有的特定放射物质分离,对其量进行测定。有关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中熔落的燃料碎片,此技术将有可能调查其组成,并应用到查明辐射程度,还有望为取出后的处理方法提供启示。

  据报道,乏燃料中的九成为铀,其余为钚、铯等铀的核裂变及核反应产生的各种物质。 资料图: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内部场景。

  该小组分离成功的是半衰期极长、约为650万年的“钯”。日本政府计划对乏燃料采取深埋地中的处理方法,由于钯将长期放出辐射,为妥善管理需要掌握其数量。此前通过计算来推定,没有精确地分析方法。

  该小组从电力公司处获得核电站中已燃烧5年的部分乏燃料,使用硝酸使其溶解为液态。从外部对密闭容器中的微量溶液照射激光20分钟,利用还原反应来回收钯的沉淀物。将之收集后成功算出了总量。

  原子能机构研究副主干(分析化学)浅井志保表示:“若能将第一核电站取出即使数毫克,也将帮助评估辐射量。”

  中新网贵阳2月27日电(周燕玲)为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宣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开发重要战略思想,2月27日上午,由中央网信办、国务院扶贫办主办的“迎接党的十九大”系列网络主题活动之“脱贫攻坚看贵州”活动启动仪式在贵阳举行。

  此次活动由中央网信办与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开展,在贵州、云南、广西、湖南、甘肃、宁夏六省区同步展开。全国100多家网络媒体将深入基层,深入群众,集中宣传报道党的十八大以来各地干部群众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开发重要战略思想,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面取得的积极进展和显著成效。 2月27日,“脱贫攻坚看贵州”活动启动仪式在贵阳举行。 贺俊怡 摄

  "脱贫攻坚看贵州"活动采访为期4天,网络媒体将深入贵州省脱贫攻坚工作典型县市,实地体验贵州省深入实施脱贫攻坚工程取得的新举措、新成效,了解贵州打赢脱贫攻坚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增进民生福祉等方面的做法和成果。

  贵州地处中国西南腹地,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在"十二五"期间减贫656万人的基础上,2016年减贫120.8万人,目前全省还有372.2万贫困人口。(完)

  法制网北京2月27日讯 记者周斌 记者今天从最高人民检察院获悉,去年1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受理提请批准逮捕涉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1881人,经审查批准逮捕1114人,受理移送审查起诉3697人,经审查起诉2337人;批准逮捕有关成年犯罪嫌疑人378人,起诉646人,监督公安机关立案8件18人。

  据介绍,去年,检察机关积极参与校园欺凌专项治理,坚持依法公正办理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一方面依法惩治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另一方面对轻微犯罪依法从宽。同时,深挖并依法严厉打击成年人组织、胁迫、引诱未成年学生实施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

  为最大限度地保护救助被害学生,检察机关加强与教育、综治、妇联和司法社工、志愿者、公益组织等合作,做好法律援助、司法救助、心理干预等相关救助工作,尽力帮助他们恢复身心健康、恢复正常学习状态。去年前11个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对被害学生进行司法救助128人、法律援助537人、心理疏导476人、身体康复311人。

  最高检未检办主任张志杰介绍说,检察机关还会同教育、公安等部门深入开展中小学生法治教育,举办“法治进校园”全国巡讲活动;同时推动学校安全管理制度建设,参与整顿校园周边环境,从源头上预防校园欺凌和暴力现象发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王亦楠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8期)

  能源发展事关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环境、国防等各个方面,是建设生态文明、实现创新驱动和““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重要保障。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能源革命”时特别强调,“必须从国家发展和安全的战略高度,审时度势,借势而为,找到顺应能源大势之道”。

  推进“能源革命”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此过程中需时时把握好一个关键问题:我们必须走在正确的、“顺应能源大势”的轨道上——既要符合科学规律、又要适合我国国情,绝不能犯重大方向性的错误、让“劣币驱良币”。

  在我国的能源产业发展过程中,如何确立更加适合我国国情的能源结构?如何提升我国能源的自主保障能力?如何建立更加科学有效的能源产业政策?这些关于能源产业的方向性问题,都需要认真研究探索。

  当前能源行业值得注意的几种现象

  1.雾霾污染肆虐情况下,清洁电力每年浪费1300亿度,相当于1.6个三峡工程被闲置。

  近30年我国经济发展高度依赖煤炭为主导的能源结构是当前严重雾霾的重要原因。我国人口不到全球20%,国土面积仅占世界7%,但每年煤炭消耗量早在2011年就已高达全球一半,且又主要集中在我国东中部地区,导致污染物浓度大大超过了大气环境的承载力极限。调整能源结构,用清洁能源代替燃煤是根治雾霾的必然选择,也是发达国家几十年前治理空气污染的共同经验。

  然而,在近年我国社会新增用电需求已完全可用新增的可再生能源来满足的情况下,清洁电力的浪费(弃水、弃风、弃光)却越来越严重。2016年仅川滇两省已投运水电站的弃水电量就高达800亿度,三北地区弃风弃光电量500多亿度。我国每年白白扔掉的清洁电力已至少在1300亿度水平。

  1300亿度电/年是什么概念?比北京、天津、江西等14省份的各自年用电量还多,相当于1.6个三峡工程完全被闲置,相当于湘鄂赣等内陆地区根本不必冒长江核泄漏之巨大风险、建设18个百万千瓦级核电站(每年产生约500吨核废料),相当于燃煤电厂每年可减少约6000万吨煤炭的消耗、减排1.1亿吨CO2和180万吨SO2。

  而更糟糕的是,目前的惊人浪费还远未“见顶”。随着在建水电站的投运,“十三五”期间仅川滇两省的弃水电量就将从目前每年800亿度飙升至1000亿度以上。

  2.在国家严控产能过剩情况下,已严重过剩的煤电装机却仍在扩容。

  近年电力总体供大于求,燃煤电厂2016年设备平均利用小时已降至4165小时,为1964年以来最低水平。但因火电项目核准权下放,全国煤电建设不仅没有放缓,反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2015年全国各地上马的火电项目120个、新增装机7000万千瓦,规模为“十二五”之最。四川省甚至在火电严重亏损、近2000万千瓦水电无处消纳的情况下,还核准了2台百万千瓦的煤电机组上马。尽管2016年国家能源局为遏制煤电无序扩张下发了一系列文件,但并未彻底扭转局势,当年仍新增装机约5000万千瓦,“抢建煤电”大潮下甚至发生了江西丰城电厂“11·24”特别重大安全事故。“十三五”电力规划确定2020年我国煤电装机“力争控制在11亿千瓦以下”,但目前投运和在建的装机规模就已高达12亿千瓦。

  煤电逆势扩张与中央“去产能、去库存”方针背道而驰,且孕育着巨大金融风险。目前五大发电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均超过80%,远高于国资委为央企设定的70%警戒线。

  3.在送电通道具备情况下,受端省宁用当地煤电也不要川滇便宜清洁的水电。

  火电大扩容的直接后果是严重挤占了可再生能源的市场空间,该建的跨省送电通道被搁浅、该输出的电力输不出去,省际壁垒和地方保护已成清洁能源发展的严重羁绊。比如,2013年建成的四川德阳至陕西宝鸡的德宝直流输电线路,尽管四川水电比火电便宜0.10元/度,但陕西因当地火电装机大量过剩而不愿接受,致使德宝直流在2016年丰水期几乎处于闲置状态。

  另外,雅砻江是我国第三大水电基地,早已纳入国家规划的“雅中特高压直流工程”本为雅砻江中游水电外送江西而设计、原计划2018~2019年建成投产,但因江西要上马600万千瓦的煤电,使得这条已具备开工条件的输电工程被搁浅,原本明确的落地点不再明确。若此关键问题继续模糊下去,该输电通道就无法开工建设,更不可能在2020年前“建成投产”,届时雅砻江中游在建、拟建的750万千瓦水电(已列入“十三五”电力规划),每年将至少白白流失300亿度以上的清洁电力。

  4.在“风光”财政补贴负担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不需补贴的水电却无法优先消纳。

  虽然《可再生能源法》明确规定水电是可再生能源,但十几年来水电一直未能享受风电、太阳能等非水可再生能源的主要激励政策。

  水电当前上网电价一般比火电低0.10元/度、比风电低0.30元/度、比光伏低0.60元/度,且电能质量好,可谓“物美价廉”。而现行政策在大大推动风电光伏发展的同时,也导致我国财政补贴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抬高了全社会用电成本。尽管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一再提高,但2015年前补贴资金缺口已高达400亿元,2020年还将扩大到750亿元。如何拓展可再生能源补贴的资金规模已是当务之急,而依靠国家补贴、不能“断奶”也成为风电、光伏备受诟病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全国“一刀切”的非水可再生能源激励政策已造成某些地区投资失序。比如,近8年来云南风电、光伏装机规模迅速扩大(年均增幅78.8%),其全额保障性收购政策让本已非常严重的云南弃水雪上加霜,不利于发挥“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 深化能源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明确能源结构的整体战略

  “十三五”是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决胜期、深化改革的攻坚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当前的电力过剩还属于低层次的供应饱和。2015年我国人均用电量刚刚超过4000千瓦时,比用电水平最低的发达国家(人均6000~8500千瓦时)还低很多。要实现工业化目标,我国电力需求必然还要经历一个显著增长过程,而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电力供需宽松,正是能源产业“调结构、转方式”的大好机会。

  目前可再生能源在我国一次能源结构中合计占比仅10%,远低于欧美国家。如此低比重下还存在惊人浪费,并不是可再生能源搞多了、超前了,而是体制机制和技术路线出了问题。能源不同于其他产业,改革过程中“国家整体利益一盘棋”战略一定不能缺位。

  “立足国家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进行部署,防止局部利益互相掣肘和抵消”已是推进“能源革命”、深化能源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当务之急。亟须从以下四方面凝聚共识,并建立强有力的执行机制。

  1.科学确定可再生能源的开发顺序:优先开发水电是“风光”大规模发展的重要基础。

  以G7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均已确立“2050年电力全部可再生能源化”的战略目标和实施路线图。借鉴世界先进经验,不能忽略一个最重要的事实:发达国家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是建立在“优先和充分开发水能”基础上。

  发达国家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即已完成水电大规模开发,几个核电大国也是因当时风能太阳能还过于昂贵才选择发展核电。然而五十年实践证明核电“请神容易送神难”:即使不出任何核事故,核废料处理、核电站退役也是世界性难题和“天价包袱”。因此,尽管水电核电在发达国家的能源占比都是“走低”趋势,但却有本质不同:水电是因为资源已基本开发完毕,核电则因为“不清洁且安全性经济性已丧失优势”。若我们不能全面认识发达国家当前能源大转型的深刻背景和基础,“能源革命”的技术路线选择过于超前(跳过“优先和充分开发水电”阶段)或过于滞后(努力去追赶发达国家即将抛弃的能源道路),就会犯“舍易求难、舍安求险、舍廉求贵”的重大战略错误。

  为何“优先和充分开发水能”如此重要?一是风电太阳能和水能是“绝好搭档”。前者的“间歇性”缺陷可通过水能弥补,变成稳定的优质能源。风电太阳能高速增长已导致我国电力系统当前电网调峰能力严重不足,而欧美国家充分开发的水能恰好成了风能太阳能大发展的“超级蓄电池”。二是水电水利是密不可分的整体。水电不仅仅是“物美价廉”的能源,更是人类解决水资源短缺、抵御洪旱灾害无法替代的工程手段。水电开发程度也并不存在什么“国际警戒线”,发达国家的水电开发程度和人均库容水平远远高于我国。

  近十几年来,水电在我国一直在艰难中前行。“十二五”规划确定“常规水电开工1.2亿千瓦”,实际完成率不到一半,水电年均增速远低于风电、太阳能、核电和人均装机;甚至在当前煤电产能已严重过剩情况下,“十三五”规划的常规水电年均增速仍只是煤电的2/3,且在所有电源中增速最低。

  截至2016年底,我国风电光伏累计装机已近2亿千瓦,到2020年还要继续增至3.2亿千瓦以上(占全部电力装机的16%)。无论从“风电光伏大规模发展后的电力调峰需求、解决我国淡水资源严重短缺、治理洪旱灾害频发”哪个角度来说,大力发展、优先发展水电都是无法替代和不能耽搁的选择(尤需加快建设一批龙头水库和抽水蓄能电站),不能再让“水电妖魔化舆论”阻碍我国“能源革命”进程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需要强调的是:我国水能资源世界第一,目前开发程度仅为39%,要达到发达国家平均80%的水平,还有3亿千瓦潜力(至少相当于200座核电站的发电贡献)。待开发水电潜力主要集中在西南三省。我国跨境河流的水能开发程度仅为8%,与发达国家差距更为悬殊(多瑙河、哥伦比亚河等开发度均超过60%)。

责任编辑:宇宙奇闻奇图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181
收藏
你可能还喜欢
张彬彬:不太会“撩妹” 需要靠前辈杨幂指点刘士余:关键性制度须迈出关键步伐中国北方13个城市将出现空气重度污染为给孕妻补营养 男子伙同父亲毒箭毒死8只狗韩总统弹劾案朴槿惠提交最终答辩书 否认全部嫌疑英媒:中国制造业平均工资10年涨3倍 将赶上希腊

继续阅读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门推荐